Patrick

番外 建甲魏无羡和建乙蓝湛什么情况???

交柯:

尝试了一个应该没有太太写过的体裁……微信聊天记录体?
不知道效果怎么样,会不会阅读困难,希望听到大家的意见呀
最近几天都在外面,没有纸笔,无法摸鱼,只好天天撸文了😂没鱼可摸,杀了我吧



正文:



下午11:15
咩咩咩:
[图片]
咩咩咩:
@羡三岁 @蓝湛 ???????
湖东晴:
卧槽???什么情况???
Tsu:
卧槽这波66666@羡三岁 @蓝湛 解释一下?
🌚🌝:
妈耶????绵绵你从哪拍的???
炽灯狄子:
?????所以蓝湛对象其实是魏无羡?
三三:
相依为gay.jpg
gyl_:
城规班前排吃瓜
chuan:
园林班前排吃瓜
我母鸡啊:
你们就知道在这里瞎逼逼
我母鸡啊:
正主还没说话呢
下巴巴巴:
还用正主说话这根本已经板上钉钉了吧
北辰长歌:
@咩咩咩 求直播!
咩咩咩:
惊恐无比的眼神.jpg
CAD:
[链接]饿了么红包来袭——→纯甄酸牛奶订餐满额赠!
下巴巴巴:
楼上别插楼!大晚上的吃外卖?!
咩咩咩:
我就是从一楼过的时候从窗户里看到俩人影……仔细一看这不是魏无羡和蓝湛么……然后他们俩就以这种体位抱在一起……
Tsu:
体♂位
三三:
体♂位

下午11:17

🌚🌝:
完了,说好的澄羡青梅竹马呢?拆我cp???
湖东晴:
不是很懂你们腐女
桃酥:
@🌚🌝 别想了江班长一看就是铁棍一般的直男,我猜说不定他连口红分色号都不知道。
澄:
你倒是戏多.jpg
🌚🌝:
卧槽江班长上线了!江班长其实一直在窥屏吧!
Tsu:
现场采访!请问江班长对你的发小有什么看法!
澄:
没有🙂
Tsu:
就算他出柜了也没有?对象不是你也没有?
澄:
妈的死给.jpg
阿希叶:
让我们来分析一下这四个字里包含的丰富情感
阿希叶:
首先这句话表达了他对死给的厌恶,以此说明他笔直笔直的事实;其次这句话侧面证明了他的发小是个死给;再次他没有否认我们之前说的证明蓝魏没跑了/滑稽
Tsu: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水土不服就服你
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听:
为什么是蓝魏???为什么不能是魏蓝???
辰予:
你怕不是个傻的蓝大佬一看就是标准霸总人设啊
今天也在和红环作斗争:
凭什么我魏就不能是邪魅狂狷腹黑攻?

下午11:23

咩咩咩:
讲道理我早就觉得他们俩……
咩咩咩:
我之前见过好几次他们互相给开挂……一边画图一边眉来眼去的……
闲书:
@今天也在和红环作斗争 他只有邪魅狂狷没有腹黑攻
我母鸡啊:
????魏无羡非说是革命友谊
辰予:
直男别说话
Tsu:
直男别说话
桃酥:
直男别说话
咩咩咩:
而且你们都没发现魏无羡跟蓝湛说话和跟江澄说话语气都不一样吗?
澄:
黑人问号.gif
百里景:
班长你快闭嘴吧
写不出忘羡的甜蜜蜜日常怎么办:
【推了一下眼镜】
炽灯狄子:
!!!突然发现楼上的昵称隐藏着什么惊天大秘密!
百里景:
卧槽?羡是魏无羡?忘……?
写不出忘羡的甜蜜蜜日常怎么办:
蓝湛小名忘机/滑稽 我有一回听他哥叫的
北辰长歌:
妈呀小名都这么有文化
🌚🌝:
???他哥???
一千只羊:
他哥蓝涣啊这你都不知道就是大三那个软件大佬
都寂:
这么少见的姓一听就应该产生联想吧😂
一千只羊:
光是蓝这个姓就已经是网文霸总攻标配了好吗/滑稽
井三月:
@写不出忘羡的甜蜜蜜日常怎么办 太太写文吗!出本吗!我们全院女生都能给你画插图!
湖东晴:
正主还没说话你们已经在商量本子了???
曲桐:
说起来正主呢 @羡三岁 @蓝湛 魏无羡平时不是很能水群吗

下午11:26

湖东晴:
说不定在暗中观察
羡三岁:
/托腮
Tsu:
正主来了!!!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曲桐:
正主!!!
都寂:
!!!
井三月:
正主!!!
苍煜:
正主解释一下呗!
羡三岁:
/托腮 解释啥
苍煜:
你和蓝湛什么情况啊!!
羡三岁:
没啥情况啊
羡三岁:
就是你们想的那个情况呗
羡三岁:
乖巧.jpg
xxxtian:
卧槽!原地爆炸!
曲桐:
卧槽!原地爆炸!
札札札札兀:
卧槽!原地爆炸!
寄以:
卧槽!原地爆炸!
小黄叽:
maya我听到了什么!!!出柜了?!?!?!
aa:
目瞪狗呆.jpg
羡三岁:
大家别声张呀
羡三岁:
魏无羡向你发送了一个wink
平手勇璃奈:
没用的,别想了,既然都出柜了还怕啥
写不出忘羡的甜蜜蜜日常怎么办:
【又推了一下眼镜】

下午11:32

越展如:
maya太太你的火眼金睛真是!!!跪倒!!出本吧太太!!!
聆祈:
@咩咩咩 知情人士求深扒!
咩咩咩:
瑟瑟发抖……我也是偶然撞见的啊
咩咩咩:
完了,我的相册被蓝大佬清了
札札札札兀:
卧槽蓝湛其实在线吧!在窥屏是不是!
叶卿舟:
居然威逼利诱我们绵绵!蓝湛!你有本事删照片你有本事说话啊!
羡三岁:
你们图都画完了?模型都做gdhskwbsgajajsnsh
碧影沉潭:
妈呀哈哈哈哈哈哈怎么了我的羡

羡三岁 撤回了一条消息

越展如:
?????没看到!!!!!
苍煜:
我也没看到!有没有哪位手速大佬救救我?!
Looker:
[图片]
月影映水央:
妈耶谢谢大佬!这就是传说中单身狗的手速?!(不)
井三月:
天哪甜到爆炸甜到升天!我又相信爱情了!
Tsu:
城会玩城会玩👏🏻👏🏻👏🏻
🌚🌝:
@蓝湛 我们家魏无羡嫁过去了,建乙不考虑给点彩礼吗?提供几个免费挂什么的?
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听:
qnmd你们建甲不考虑送点嫁妆吗?
gyl_:
城规班继续吃瓜
chuan:
园林班继续吃瓜
聆祈:
@蓝湛 为啥蓝大佬自始至终没说过一句话……
羡三岁:
他很害羞的你们不要逼他
羡三岁:
我平时口头开个车他都脸红
蓝湛:
胡闹。
Looker:
妈呀蓝大佬这短短的两个字加一个句号我竟读出了害羞恼怒宠溺无奈等等数十种复杂情绪
aa:
大佬就是大佬这一口狗粮好饱还点什么外卖
小黄叽:
口头开车????你们还有行动上的开车???
Tsu:
关注点满分
羡三岁:
想啥呢面壁去
北辰长歌: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说话社情点
蓝湛:
@北辰长歌 明天记得打扫卫生
北辰长歌:
卧槽!蓝大佬!蓝湛!蓝班长!我错了行不行!你不能公报私仇啊!
蓝湛:
配景人的凝视.jpg
北辰长歌:
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羡三岁:
散了吧散了吧大家都不用赶图的吗_(:⁍」∠)_
咩咩咩:

今天也在和红环作斗争:
[链接]
今天也在和红环作斗争:
来来来转移阵地
Looker :
哈哈哈哈哈很6
平手勇璃奈:
好好好很棒很棒
都寂: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走着走着
澄:
???????
井三月:
班长你可快关微信吧憋说话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羡三岁:
喵喵喵????
羡三岁:
??????
羡三岁: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羡三岁:
……
蓝湛:
走了别水群了。






========


对了说明一下蓝湛那个“配景人的凝视”


是我们院内流传的一个表情包😂配景人在建筑模型里是用来表现人体尺度的,打开建筑软件sketch up的初始界面就是一个配景老头😂



【忘羡】侍花

森罗:

※是糖


※原著向日常短小一发完


※欧欧洗!




半夜修了一下…请看过的道友忘记原版吧((




侍花







这一年云深不知处的玉兰花迟迟未开。




对此事,比起轮替侍候仙府中草木的小辈,魏无羡要显得更为紧张。如今他的日常便是趴在静室窗前探头看着窗外的玉兰树枝桠,托着下巴唉声叹气。




蓝启仁护犊心切地不让他祸害蓝家门生——虽说这并没有什么实际用处,不过他还是稍稍转移了注意力,闲暇之余便去祸害花花草草。自从生活中多了侍弄花草这一乐趣之后,魏无羡整个人都勤快了不少,平时一早被自家道侣挪到浴桶里后还要拉着对方亲亲啄啄几十下继续睡,如今亲亲啄啄到一半他就被自己肩负的重要使命唤醒了,飞快地打理好自己就跑去料理那些他一手带大的花草。




季春之末,百花正盛,云深不知处中几个魏无羡常去的地方,已是五颜六色了一路。蓝启仁每日路过这些地方,便觉见花如面,某人得意招摇的神情如在眼前,让他眉心狠狠一跳,恨不得调头绕路走。




不过好歹魏无羡养的花都开得挺正常,该春天开的都开了。蓝景仪质疑,是不是你养的花把养分都吸走了所以今年玉兰花迟迟不开?魏无羡道,一派胡言,你们走开,让我来料理几天,保准它们争着开。




料理了几天后,玉兰枝上的花苞纹丝不动。眼看春天就要过去了,魏无羡开始发愁,成天绕着玉兰树盘算到底哪里不对,恨不能把蓝家小辈拖来绕着玉兰树跳大神。




这日蓝忘机一如往常提着从山下捎上来的饭菜,踏入静室,便觉屋里不同往常地寂静。他不缓不急将食盒往案上稳稳一放,便又转身走出静室。




魏无羡正倚着树干瘫在树枝上,垂着一条腿轻轻晃悠。枝头一颤,惊飞了落在屋檐上的鸟雀,他本人却是一副昏昏欲睡状,对自己的行径毫不自知,反觉鸟雀啁啾颇为扰人清眠。




也不知是察觉到了蓝忘机的气息,还是真就这么巧,蓝忘机刚走近树下,魏无羡便睡得身子一侧,径自从树枝上歪了下来,毫无征兆。




而后像过往无数次一样,触到一片松软的衣襟,落入一个足以将他裹得严严实实的怀抱。




刚被接住,魏无羡便自然而然地张开手臂搂住蓝忘机,然后睁开眼睛,道:“咦,含光君,你又又又又接住我啦?”




蓝忘机:“……”




魏无羡接着道:“含光君你真是个好人!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不过在下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




蓝忘机:“……”




看着蓝忘机绷着一张脸,魏无羡眼珠一转,抬手捧起对方的脸凑上前去,笑嘻嘻道:“莫非含光君在质疑本人诚意?也好,那我就先送上一个香吻,望含光君不要嫌……”




弃字淹没在唇瓣吻合间,似是没想到对方会突然袭击,魏无羡有点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紧接着又愉快地眯了起来。蓝忘机不管在做什么事都是极认真的,此时他搂着人让对方站稳,专心地注视对方,空出一只手自对方耳根抚至脸颊,不动声色地描过轻颤的眼睫,对方松了牙口让蓝忘机深入,同时也有样学样抬起手来往蓝忘机脸上乱摸一气,直撩得人气息紊乱。




先前惊飞的鸟雀又不知死活地飞了回来,停在玉兰枝头,喧哗了好一阵子,树下那两人才总算消停。然后蓝忘机便直接拦腰抱起魏无羡,往静室中去了。




魏无羡坐在案前扒饭,口齿不清道:“唉,蓝二哥哥你看看你,总是这么惯着我,我说不定哪天就连床都懒得起啦。”




“……”蓝忘机侧目瞟他一眼,“你现在也懒得起。”




魏无羡道:“有理。”扒了一口饭,他又接着道:“所以我现在就是给自己找点事干啊,这养花草呢,就像养孩子,半点马虎不得,养好了,也是很有成就感的……”




蓝忘机再次瞥他一眼:“……养孩子?”




魏无羡振振有词:“对啊,兰室外面的迎春花算是大儿子了,至于这里外边路上那一树桃花,就是小女儿了,这个玉兰花,就是从小朋友们那里捡回来的小儿子,不过他到现在还不开花,特别不听话,该打!不听话打一顿……你笑什么?你笑了吧?别以为我没听到啊?”




对待花草如此上心,倒好像真的是在照料小孩一样……转念间蓝忘机不可避免地回想起蓝思追提过的魏无羡的丰功伟绩,嘴角便不知不觉漏出一分笑意。




意味不明地“嗯”了一声回应魏无羡喋喋不休的控诉,蓝忘机偏过头望向窗外。那里有长得稍为低矮的玉兰树枝斜斜落入窗口,娇小含羞的花苞如剔透的珠玉一般缀在枝头,自有一分画意。




如若开花,那会是一枝让人欣喜的迟春。




翌日清晨,刚有几缕晨曦泄入,这段时间都掐着日子去给花草浇水的魏无羡便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然后脸色一变,捂着腰连声哎哟地又瘫了下去。蓝忘机正束紧衣带,看见此景无奈地摇了摇头。




洗漱完毕后,魏无羡垂死挣扎地几乎是趴在案上用早膳。蓝忘机从榻上取回红色的发带,自然而然地绕到魏无羡背后为他束发。魏无羡显然是还没睡醒的模样,半睁着眼,极其乖巧,含含糊糊地问:“蓝湛啊,你说这玉兰花怎么还不开啊?我都这——么尽心尽力了、是不是真要打它一顿啊……”




蓝忘机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低声道:“会开的。”




就算今年不开,明年也会开。往后,还有很多很多年。




魏无羡嘿嘿笑了两声,微微抬头以便让蓝忘机束发更顺手,目光随意往窗边一瞥:“嗯,你说会开就是会开,今年不开明年开,明年不开后年开,含光君说什么我都信……”




他的声音顿了一下。




窗侧又落下三分晨曦,影影绰绰地映出了玉兰花枝。




然后蓝忘机便听见他清晰而掩不住欢喜的声音。




“蓝湛快看,玉兰花开啦。”








-没了-






别打我,我开还不行吗

信九:

魔道看完很久了,这还是第一次画同人…越喜欢的角色越怕画崩呜呜呜

贰拾一毛五:

终于铺完大色块😭厚涂好难好难啊
太久没更先丢上来码下进度
羡羡他太可爱了!!